免费咨询热线
133-700-11000
女子遭遇家庭暴力,鼻子被丈夫割掉
发布时间:2016-07-27 06:27:53作者: 沪律网浏览量:391 次

     自古以来,家暴现象在我国就屡见不鲜,大多数的中国老百姓法律意识淡薄,认为“家暴”是家庭私事,不可外扬,这也给许多无辜妇女带来了惨痛结果。2016年3月1日《反家暴法》的出台打通了公权力干预家庭暴力的渠道,打破了“法不入家门”的传统禁锢,使家庭不再是法外之地、不再是隔离于社会的孤岛。

女子遭家暴,被丈夫割鼻

李云(化名),30岁,湖北恩施咸丰县人,2015年4月1日凌晨,在一次争吵之后,正躺在床上的她被丈夫龙党宝强行拿剃眉刀割伤了鼻子,鲜血并没有制止龙党宝的恶行,反而刺激了他用一只手拿毛巾勒住其脖子,另一只手猛的把尚未完全断裂的鼻子撕扯了下来,扔到了窗外。眉目清秀的李云自此只能日日戴着厚厚的口罩。

2007年,在父母的催婚声中,一位工友给她介绍了对象——龙党宝,他是湖南湘西花垣县人,比李云大11岁,两人加了QQ。当时李云还在重庆打工,龙党宝在网上对她不时的嘘寒问暖,让她觉得找到了依靠接着迅速沦陷。网聊一个月后,龙党宝让她去湖南,并对她说,他们家族不需要女人上班,他愿意养她,李云毫不犹豫辞掉了工作,坐了10个小时的火车来到了龙党宝的家乡。龙党宝一米八的身高,180斤的体重让身材娇小的李云觉得十分有安全感。

故事到此为止还是幸福美满的,然而好景不长,很快,龙党宝的真面目便浮出了水面。李云发现这个男人并不像虚拟世界里那么美好,甚至是满口谎言。此前龙党宝一直说他是做生意的,李云后来却发现他是开黑车的;在李云怀孕七个月后她才知道一个更令她震惊的事情——龙党宝此前有过一次婚姻,甚至还有三个女儿。为了孩子,也为了这个男人一次一次的认错,李云选择了隐忍。

“他像一个炸弹”,李云说,一开始她以为龙党宝只是脾气不好,直到他们在一起两个月后,龙党宝一巴掌打到她鼻子流血,但事后龙堂宝很快就向她承认了错误,因此她的态度并不坚决,甚至觉得这是他在乎她的表现,隐隐有些开心。

上海婚姻律师表示:对于家庭暴力,第一次非常重要,“家庭暴力具有偶然性,很难判断对方是否会施暴。如果第一次受害方就很坚决地采取了行动,那么就有极大的可能将它消失在萌芽状态。”然而大多数女性遭受第一次家暴的时候,会在男人的苦苦认错下心软而原谅他,可能仅仅是因为舍不得一起的感情,而导致之后的悲剧发生。

之后李云遭受的家暴越来越频繁,越来越严重。李云觉得家丑不可外扬,也为了丈夫的一次一次认错保证,她选择了忍气吞声,但总有受不了的时候,2011年,李云曾提出离婚,但龙党宝暴怒,甚至威胁她,离婚会报复她的家人。当时的她非常害怕,深深的无力感下她感到十分绝望,于是,她逃了。

2014年7月,她以为女儿找学校为由,离开了吉首,辗转到了温岭的妹妹那里,找到工作后她换了手机号,但QQ上一直收到丈夫的留言。为了儿子她再一次原谅了龙党宝,并将他带来了温岭,然而,正是这个决定给她之后的生活带来了无尽的伤痛。

2015年3月31日晚,李云和丈夫再次因为回老家而发生了争吵,“我躺在床上背对着他,他用刮眉毛的刀片割了一下我鼻子,鲜血涌了出来。”李云说,丈夫一只手用毛巾勒住其脖子,另一只手猛的把尚未完全断裂的鼻子撕扯了下来,扔到了窗外。“你鼻子最好看,我就让你没鼻子。”李云记得,在割掉她的鼻子后,丈夫对她说。

李云被鉴定为重伤二级。根据法医鉴定,李云鼻子缺失约70%,仅剩少许鼻根及两侧鼻翼残存。一年多来,她已经接受了3次手术。医生从她的胳膊和腹部取下皮肤,并取下她的一部分肋骨和耳软骨,帮她重造一个鼻子。医院称,接下来的手术费可能高达20万,经过协商,该院对李云后续治疗费用减免一半。而龙党宝也因涉嫌故意伤害罪被公安部门网上通缉。

2016年3月1日,我国首部《反家暴法》正式出台,李云的遭遇也是中国众多家暴案例中的一个典型案例。《反家暴法》规定:家庭暴力是指家庭成员之间以殴打、捆绑、残害、限制人身自由以及经常性谩骂、恐吓等方式实施的身体、精神等侵害行为。根据《反家暴法》的规定:当事人因遭受家庭暴力或者面临家庭暴力的现实危险,可向人民法院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。

沪律网律师认为:家暴的现象绝不会因为一部法律的出台就从此销声匿迹,彻底根除。如果说《反家暴法》是根救命稻草,还需受害者自己紧紧抓牢。

本案中的李云应该在遭受家暴后及时依法寻求帮助,或申请“人身安全保护令”。龙党宝故意割下李云的鼻子,已经构成故意伤害罪,应该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。

标签:
【上一篇】
【下一篇】
相关文章: